品牌激智




有人說,搖滾像是從大地深處迸發出來的。鐳射光斑駁地打在皮質的鉚釘衣服上,鼓點的每個節奏都令人會心一擊。各種因子堆砌在一起發生了化學反應,令在舞臺上表演的他們,與臺下的觀眾們對彼此有正中紅心的親近感。
 
當音樂響起,多少繁華變寂寥,欲望皆歸零,唯有表演者與觀眾們的情緒在同一聲波的波峰波谷間激蕩起伏。那一刻,沒有外界的標簽,也沒人會計較專業與否。當雨后的陽光與地上升騰的氣體相遇,彩虹便橫貫天宇。于是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從你的歌聲中,聽出了我的故事……
 
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你或許永遠都不會想到,這支打扮酷炫,搖滾味十足的樂隊,竟是由寧波激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高管們組成的。這支樂隊很龐大,主唱們是幾位70 后,但毫無端著保溫杯向你走來的中年油膩男人的痕跡。他們一邊做著企業,一邊玩著樂隊,“永遠年輕,永遠熱淚盈眶”,中年危機對他們而言是個偽命題。
 
在表演的過程中,他們雖然不敵專業歌手,卻充滿了激情與感染力,讓現場的每個人都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快樂。而這也正是樂隊的靈魂人物,激智科技董事長張彥所希望的:“表演得是‘陽春白雪’還是‘下里巴人’,其實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激智科技是大家的舞臺,每個人都是參與其中的主角。”
 
 
沒想到他們音樂能玩得這么溜
 
上市公司的高管們平日里都是那群最忙的人,由他們親自來組織一支樂隊,很多時候似乎只是停留在紙面上的談笑風生。但激智科技的張彥、唐海江、李剛、沈旭鋒等公司高管們在一起,卻真的成立了一支搖滾樂隊,在2016 年公司年會上進行了公開表演。
 
當Beyond 《真的愛你》 的音樂響起的時候,現場一下子就被點燃了,時間與空間仿佛被打通,那些具有穿透力的聲音,一下子打入內心。
 
富有感染力的音樂、震撼中不失情感的演唱、樂手之間默契的配合和激情四射的現場表演,很難讓人想到,這其實是一支業余的樂隊,而且只排練過兩次,就登臺了。
 
“這就是默契,音樂一起,他就知道怎么行動,你也知道怎么配合。”樂隊主唱之一、也是激智科技副總經理的唐海江說,默契是在長年累月一起工作中形成的,有默契的企業,執行力強,不管在什么時候,或什么場合。
相似的情節, 讓人想到了美國影片 《雷》(Ray)。
 
《雷》 是一部關于美國靈魂樂之父雷· 查爾斯 (Ray Charles) 的人物傳記影片,主人公雷7 歲時因青光眼雙目完全失明,但仍然成為縱橫歌壇50 年的巨星。
 
在影片中,雷和他的樂隊有一天晚上表演完所有的歌曲后,請他們演唱的老板說:“我跟你們簽的合同是一個半小時,現在還沒有到時間,不能下來!”其他樂隊成員有些慌,因為他們再沒有新歌可唱了,這時雷坐在鋼琴前面開始彈。音樂中每四個拍叫一個bar,當八個bar 之后,其他的樂隊成員就加入了演奏。
 
這就是著名的流行歌曲 《What’d   I    Say》 的由來。這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,而絕非電影虛構的情節。
 
“當他們在臺上表演的時候,我們所有人都驚呆了,完全顛覆了平時的形象,不管是演唱還是舞臺表現力都非常棒!”激智科技總經辦主任邵麗珍說,大家的臉上除了驚訝,還寫著“我們領導竟然還會玩樂隊?還玩得這么溜!”
 
 
那些年寧可吃咸菜也要買卡帶
 
曾在知乎上看到這樣一個問答:那些熱愛搖滾的人,后來都怎么樣了?有人說:“當了好聲音導師,娶了影后”。又有人說:“謝頂發福,成為了天后的前夫”。而曾經造就搖滾巔峰的“魔巖三杰”中的何勇說,“張楚死了,我瘋了,竇唯成仙兒了”。
 
“其實我們沒有那么專業,就是一群普通的人,在做一件普通的事,沒什么特別的。玩搖滾樂主要是為了增進感情交流和增加團隊凝聚力。”張彥很擔憂被標簽化。在他看來,樂隊與企業管理 有很多共通的地方,每個人都各有所長,在自己的位置上都要發揮本領,互相配合,才會有“美妙的音樂”產生。
 
舞臺上的張彥,非常有朋克搖滾范兒,而且表演極具張力。但他的內心卻更喜歡感性抒情的歌曲。“當然作為70 后,搖滾樂在我的心中也不是全無痕跡,畢竟當時身邊有那么多熱愛搖滾的青年,耳濡目染慢慢也鐫刻在了記憶中。”他說,那些詩歌一般的  歌詞,以及對個性的堅持和自由的向往依舊印象深刻。
 
樂隊主唱之一、也是激智科技廠務總監的沈旭峰說,當自己在舞臺上唱的時候,仿佛回到了那個“有夢想誰都了不起”的青春年代,“在那個血脈噴張的年代,不吼幾嗓子,你都不好意思說你是青年。”
 
而看起來比較文氣的李剛,是樂隊中的另一位主唱,同時也是激智科技的副總經理,很難想象這位負責技術研發的博士,唱歌的時候竟是那樣的灑脫。
 
“其實博士不都是那種帶著厚厚的眼鏡,不茍言笑,整天埋頭苦讀的樣子。我就很喜歡唱歌,大學時候我很大一部分生活費都用來買了港臺、歐美流行歌手的卡帶, 買的最多的是趙傳和Beyond 的卡帶。”
 
李剛強調自己當時買的都是正版的卡帶,“絕對尊重知識產權。”他笑著說。現在他都清晰地記得當時一盒卡帶要9.8 元,對于當時生活費補助只有21 元/月的他來說,顯然是一筆很奢侈的支出。
 
可是心中難耐那份對音樂的喜愛和狂熱,當把所有生活補貼都買了卡帶還不夠的時候,李剛就用生活費買,“到了月底的時候就沒錢進食堂了,只能咸菜就饅頭。”可即便如此,李剛依然樂在 其中。
 
李剛還很喜歡球類運動,足球、籃球、乒乓球樣樣拿得出手。由于愛笑,同學曾給李剛這樣的評價:歌聲,笑聲,讀書聲,聲聲入耳;籃球,排球,乒乓球,球球精通。
 
“雖然現在人到中年,各種壓力增大,生活節奏變快,但是當和大家一起玩樂隊的時候,我似乎又看到了,曾經那群樂觀、執著,有激情的青年。”李剛說,如今的他們少了瘋狂,卻多了沉穩,不再彷徨,但更加堅持自我。
 
搖滾樂是包容度和承載力極高的音樂,具有至情至性的精神內核。“這與公司所追求的精神不謀而合,一直以來我都相信要做 成一件事,無論大小,靠的是團隊的力量。球隊和樂隊是同樣的道理,大家各司其職才能揚長避短。”李剛說。
 
 
那段 《光輝歲月》 中的人值得感恩
 
此前譚維維在《中國之星》的舞臺上與陜西華陰老腔藝術家們的共同驚艷開嗓,讓很多人感動不已,因為重燃起的不僅是關于搖滾樂的初心,更多的是一種慶幸——那些熱愛搖滾的 人們,他們還在堅持那份執念。現實生活中,這份“執念”不一定在搖滾中,已經內化成生活和工作中的那份堅持和激情。
 
“大家平時都比較忙,能湊在一起排練兩次已經很不容易了。”唐海江說,他們第一次以組合的形式表演,是在2015 年,當時自稱是“老蘋果”的他們,演唱的是小虎隊的《青蘋果樂園》。
 
2016 年“老蘋果們”選擇唱Beyond 的 《真的愛你》,唱的是一種感恩,感恩一群人專注于一件事。“2016 年公司登陸創業板,這對于激智科技來說,意義重大,而這離不開所有激智人的努力和付出。”唐海江說,激智科技從2007 年成立以來,經歷過《誰伴我闖蕩》,也經歷過《冷雨夜》,但是好在那段《光輝歲月》中因為一群人的奉獻,讓激智科技迎來了《海闊天空》。
 
“春風化雨暖透我的心,一生眷顧無言地送贈,是你多么溫馨的目光,教我堅毅望著前路,叮囑我跌倒不應放棄。沒法解釋怎可報盡親恩,愛意寬大是無限,請準我說聲真的愛你。”當熟悉的旋律在耳邊再次響起,這幾個雖然已經不再年輕的老男孩,卻真真實實地唱出了beyond 的味道。
 
“這首歌在唱出我們心中對大家感恩的同時,于個人而言,也算是對過去的歲月和Beyond 的致敬。”唐海江說。
 
當港臺歌手的全盛年代如云影掠過,黃家駒的微笑逐漸隱沒在日落的群嵐后,時代總是在推陳出新,連搖滾樂隊也在遵守這個法則,這些年,夜空中最亮的星星擦亮了“逃跑計劃”,gala 成為了年輕人崇拜的對象,但是對于黃家駒那份赤誠的愛,可能最令這群老男孩們銘心刻骨。
 
“白云蒼狗間,我們猛然一低頭,發現早已被各種瑣事纏縛雙手,逼仄的時間令大家相聚的次數屈指可數,可但凡有一個契機,大家還是會時不時聚在一起,哪怕是去KTV 里唱兩嗓子。”唐海江說,而特意學的粵語,有儀式感的舞臺動作為他們開啟了時光之門,帶來穿越到十八歲的力量。

 
那個“家”可以安放赤子之心
 
“一生要走多遠的路程,經過多少年,才能走到終點。夢想需要多久的時間,多少血和淚,才能慢慢實現。天地間任我展翅高飛,誰說那是天真的預言,風中揮舞狂亂的雙手,寫下燦爛的詩篇。不管有多么疲倦,潮來潮往世界多變遷,迎接光輝歲月,為它一生奉獻。”
 
唐海江說:“歲月未曾對誰手下留情,但會忠實記錄下所走過的足跡。還好我們沒有變得油膩,我們的赤子之心還有地方安放,我們還有激情,我們追尋的夢想還閃耀在初心之上。不管是唱搖滾還是經營企業,只有大家同心協力,把感情放進去 歌才有穿透力,企業才有生命力。”
 
“在激智科技這個‘家’里,親人們一起玩音樂就像是一場家庭娛樂活動,它還能夠緩解工作上的壓力,還在最大限度上增進了彼此之間的感情。”唐海江說,在工作的時候,彼此之間難免有分歧和摩擦,“但是我們要相愛,不要傷害,更要快樂,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,這才是‘家’的意義。”
 
而對于“親人們”,激智科技的高管們表達“心聲”的方式有很多種。比如張彥,不止有眼前的歌聲,還有遠方的詩:
十年之前,你不屬于我,我不認識你十年之后,你是最美的風景
……
那是08 年雪夜的千里奔忙
還有09 年48 小時不熄的燈光氣泡見證了我們不屈的信仰豎紋消失在努力的夢鄉
 

三星i450手机棋牌类游戏 益智游戏赚钱 梦想世界能赚钱么 美国邮政赚钱吗 玩跑酷都选择怎么赚钱 写字楼赚钱智能设备阿里巴巴 杀恐龙手机赚钱游戏下载 学校水洗店怎么做赚钱 开牙科诊所暴利赚钱吗 2019可以赚钱的app 就要斗地主赚钱 梦幻西游五庄如何赚钱 2020年最赚钱的职业排名 时尚站台怎么赚钱 活着只为赚钱吗 打字任务赚钱平台是真的吗 红包消消乐能赚钱吗